愿我如星君如月

病起书怀
陆游
病骨支离纱帽宽,孤臣万里客江干。
位卑未敢忘忧国,事定犹须待阖棺。
天地神灵扶庙社,京华父老望和銮。
出师一表通今古,夜半挑灯更细看。

本诗于淳熙三年(1176)四月作于成都。陆游在被免官后病了二十多天,病愈后写了此诗,共二首,这里选的是第一首。诗人想到自己一生屡遭挫折,壮志难酬,而年已老大,自然有着深深的慨叹和感伤;但他在诗中说一个人盖棺方能论定,表明诗人对前途仍然充满着希望。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成了后世许多忧国忧民的寒素之士用以自警自励的名言。
 

陈亮《贺新郎·寄辛幼安和见怀韵》

老去凭谁说。看几番、神奇臭腐,夏裘冬葛。父老长安今余几,后死无仇可雪。犹未燥、当时生发。二十五弦多少恨,算世间、那有平分月。胡妇弄,汉宫瑟。
树犹如此堪重别。只使君、从来与我,话头多合。行矣置之无足问,谁换妍皮痴骨。但莫使、伯牙弦绝。九转丹砂牢拾取,管精金、只是寻常铁。龙共虎,应声裂。

前两天朋友圈看到的,太喜欢下阕了!这两天才知道陈同甫就是陈亮!沉醉于古代文人间纯粹而真挚的友情。知己,难得

我,想您了

今天写诗用到闻笛赋这个典故,忽然想到梦得的“怀旧空吟闻笛赋,到乡翻似烂柯人”。还有那个《岁夜咏怀》“念昔同游者,而今有几多?”。更有《伤愚溪》“纵有邻人解吹笛,山阳旧侣更谁过?”
旧友故人真的都不在了。子厚去的太早,天地间只剩下他了。上天许给了他们志同道合,生死相交的友谊,却在半道带走了一个。拥有又失去,孰幸孰悲?或许还是幸运的吧,至少曾经拥有,多么难得

“元和乙未岁,与故人柳子厚临湘水为别,柳浮舟适柳州,余登陆赴连州。后五年,余从故道出桂岭,至前别处,而君没于南中,因赋诗以投吊。”诗曰:
  忆昨与故人,湘江岸头别。
  我马映林嘶,君帆转山灭。
  马嘶循故道,帆灭如流电。
  千里江篱春,故人今不见。

他再次来到湘江边,看着滚滚江水,但这次再没人和他唱和了。那个说着“晚岁当为邻舍翁”的人,先失了约。千里江篱春,如今,只剩下,他一个人了

致力于大晚上虐自己,并不知道为什么中秋将近一下子想起他俩了

拜 长平侯大司马大将军

长平桓桓,上将之元,薄伐猃允,恢我朔边,戎车七征,冲輣闲闲,合围单于,北登阗颜。——《汉书》

曾经偶然看见您跪在椅子上给同学讲题,很新奇。再后来您不时跪在凳子上给我讲题,我也只是以为您和我比较随意,不拘小节,很放松。今天看了这个文章,我才发现我少见多怪,跪下办公是老师很正常的一种暂时休息的方法。忽然好心疼。我老是说,不想影响您休息,而有时又不得不打扰,不能让您省心。何况,有时又有那么一点私心,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。其实,比起那个私心,我更希望您能平安顺遂,长乐无忧。希望是我心思重,想多了,您跪着只是放松状态下的无心之举。还有您要是累了,躺着,站着,趴着,只要您舒服,怎样我都不介意♥

“虽万受摒弃,不更乎其内”
柳宗元有很多传世佳作,但前一段时间在他不怎么出名的一段文字中发现了这句话,忽然很喜欢。
对子厚来说,在贬谪之时,还能守先圣之道,坚守自己所追求的,不因众人的排挤而改变,着实不易。让人们看见一个不一样的他,不再是整日愁思郁结于心。其实就即使哀愁不可排解,也可以理解,毕竟不是犯了什么大是大非之过。但他有自己的理想与坚持,亦正如《江雪》所言,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!他是那样的孤高清傲,凛然不屈!
最近一直不顺,当人长久不被认可,就只能自我找寻,自我认可。虽说就理科学习成绩,学习状态来说,确实不如同班,但我总觉得自己并非一无是处,或许是可笑的自尊让我有这种感觉吧。
或许,我被摒弃是正常的,但我仍固执的心中最好的自我认可的自己。
希望可以。。。

一千多年后,你们的文章一起出现在高中必背篇目中,比肩而立,是不是也是一种光荣与幸福。
所谓人不可永生,文可永传后世,何况知己好友并肩。
又想起子厚的以遗草累故人,梦得为他整理遗稿时又是怎样的心情呢

原谅我的矫情。。。
原来一直没注意,上次忽然看见,今正好复习,又一次看到,莫名激动